安安股票网-乐器,红灯记,沙家浜,绵山,-看晋中:当年尽林头的秧歌班

看晋中:当年尽林头的秧歌班

发布时间:2018-10-25 13:12:45   来源:网络 点击 :
原文标题:当年尽林头的秧歌班
原文发布时间:2018-10-23 17:00
原文作者:看晋中。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看晋中】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李锦荣 史海钩沉文化传媒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期间,灵石河东大地绵山干调秧歌盛行。静升、南原、马和、张嵩及介休兴地都有好把式,而正儿八经整套有班子、有戏箱、有灯光设备并且跨村演出活动的还要数尽林头的秧歌班。

1秧歌班的组建

绵山干调秧歌的唱词、道白,音调纯属介、沁(介休沁源)口音。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期,沁源鱼儿泉洪窑上杨家一个小家族迁到尽林头村居住。族长杨纯德(单身汉)及其弟杨纯让、杨金荣侄儿杨发林、杨树芳十几人各自带家迁来,而族长杨纯德有个专业特长:会唱秧歌。由于他生、旦、净、丑样样精通,经常哼唱,吸引了许多青年爱好者,他们强烈要求村干部组建一个秧歌班。于是有同样爱好的村干部同意,秧歌班很快就成立了。尽林头秧歌班成立后,杨纯德当班主,紧锣密鼓的排练,消息传到周边介休兴地村的毛生则。他会唱秧歌,听说尽林头成立了秧歌班,主动前来参与排练,他是个中年单身汉,住在村龙王庙西廊房里,村里有个寡妇叫王引小,爱好热闹,二人有意,众人言劝结为夫妻。马和村有个武生好把式叫联则,也赶来当师傅。兴地村的王四小因爱好唱秧歌,长期住在尽林头亲戚家排练。青干农懂秧歌的王民庆,因为唱秧歌,户口也迁来尽林头。葫芦头的小青年赵双保是尽林头的女婿,来岳父家看排练秧歌,想唱秧歌也把户口迁来参加。爱好者聚在一起,双配套行角的演员组建齐全。按本人嗓音特点,班主杨纯德安排确定刘成加、任长旺、李海堂、赵双保唱丑角,张兆荣、温孝成、刘银贵唱青衣,杨树芳、任四小为须生,王民庆为老生,刘全成、任四小为武生,马金贵、温有林为小生。经过一年业余时间排练、演习,第二年都能够出台演唱。节目有《狐狸缘》《打渔杂家》《秦顶珠》《豆腐换妻》《杀狗》《武松杀嫂》《莲花庵》《顶嘴》《定生扫雪》《九件衣》《卖花》《表绵山》等十几个节目。

2秧歌班的发展壮大

秧歌能出台演唱了、行头戏装、道具、乐器来于何某,他是本村爱好热闹者,李小泉、刘成家、李根生、杨茂全等人自筹资金,为秧歌班置买了武场乐器,刀、棒、剑、马鞭等道具。村委买了各种颜色的粗洋布,做了各种角色、行头和幕布、排练成熟、行头戏箱齐全、乐器齐便,秧歌班每年除在本村演唱外,还到邻村演出。河东大地许多村、社都能够看到尽林头的秧歌。当时夜间演出台前吊着几碗麻油灯,挺黑暗,不能照亮全台景观,后来尽林头村委购买了汽灯,一台汽灯全庙光亮(相当于100瓦灯泡)。秧歌班点上汽灯演唱,周围人都赶去看秧歌。

3秧歌班的盛行活跃

尽林头的秧歌班每年正月初一至初五在本村唱五天,南原的十二(人名)、马和村的田万虎、张嵩村的黄林全等因为要参与演唱,天不明就吃了饭一大早步行赶到尽林头向班主打招呼,让安排角色。早饭后的秧歌班,未出台前先敲打起秧歌乐调,由班主领头把着大花伞到各家各户去“采街”。“采街”是一种上门贺年的形式,要“撂四句”。“撂四句”者站在家户院中即席发挥词句。按该户家庭情况急编急唱,如:“家伙(乐器)打的乱咚咚、秧歌进了老张的门,老张今年大发财,斗大的元宝滚进来”。如遇有未婚家庭撂句是:“家伙打的乱咚咚,秧歌进了老李家的门,老李今年走红运,小侄(儿)今年动婚姻”。 如遇长辈的家户撂句是:“家伙打的乱咚咚,秧歌来到你家的门,老王今年有福运,今年肯定抱孙孙”。撂完四句是表绵山。表绵山最数张嵩村的根韩表的好,张嵩离尽林头五里路,根韩为怕演唱表绵山迟去了轮不上他,他一大早不吃饭自带干粮提前跑到尽林头向班主报到,请求让他表绵山。秧歌唱到下午三点钟人们看完各自回家吃饭,可怜的根韩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月里表绵山。看完秧歌没人当下吃饭,他独自一人哼着表绵山回家,虽然饿着肚子,但精神十足,因为今天出了“毒气”(早就想在公司场合露一手,今天有机会发挥了)心里乐滋滋,甜丝丝的。

尽林头秧歌除在本村唱到初五、初六至初十在张嵩、曲陌、军寨等邻村唱,初十以后在吴头、陈家头、欢坡、蒜峪等地唱。

4秧歌班的衰落

一九六六年,尽林头的秧歌班也算倒了霉,被勒令不准再唱,谁唱批斗谁。秧歌班顿时散了班子,为配合毛思想宣传,秧歌班紧跟形势、服务大局、为完成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开始京剧独唱《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沙家浜》,成为当地人听不惯也得听,唱不惯也得唱,看不惯也得看的硬性怪风气。

正月里农业学大寨的紧张局面,两眼一睁忙到熄灯。土地基本建设劳累了一天的社员们天黑吃了饭到庙里看毛思想宣传队演唱,沤在心内,憋在肚里想唱秧歌的王民庆、杨树芳、刘银贵、刘成家、刘全成等人暗自商量夜间到温孝成家集中,低声低调地围坐在土炕上唱一两小时秧歌。青衣张兆荣是书记,安排好宣传队后也偷偷溜到老温家唱几段。

随着秧歌班老人逐年增寿,相继赴阴,两个当时年岁小的唱秧歌人也已八十开外,他俩在家里,在碰到一块唠叨,也要再哼哼几段秧歌,自娱自乐。尽管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剧种的绵山干调秧歌失传,后继无人,再发展不起来,但它的剧种精神,剧情节目,村人仍记忆犹新。


https://www.aguba.net/hy/34.html
延伸阅读: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