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股票网-黄河,壶口瀑布,动物,猴子,-我是夜深青寒:故事:忘不了那一年的夏天,那个神秘的白衣少年,诡异的憋宝术

我是夜深青寒:故事:忘不了那一年的夏天,那个神秘的白衣少年,诡异的憋宝术

发布时间:2018-10-25 21:21:03   来源:网络 点击 :
原文标题:故事:忘不了那一年的夏天,那个神秘的白衣少年,诡异的憋宝术
原文发布时间:2018-10-23 12:39
原文作者:我是夜深青寒。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我是夜深青寒】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故事发生在一九九三年,地点是山西吕梁临县城南四十八公里处的黄河边上,一个叫乌峡的古镇。

那一年,这里遭遇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旱,几个月没有下雨,黄河断流,河道干枯,大地全裂开了口子,许多黄河下的老物件也露出了水面,什么烂棺材、铜猴子、铁犀牛、绿毛僵尸,锈成烂泥的铜钱,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乡亲们全跑去黄河滩捡洋落儿,那些铜钟、铁猴子、铜钱,敲掉铜锈、铁锈,拿到废品收购站,能换点儿油盐钱。

除了这些外,还有人在挖沉船,那沉船也是好东西,糟烂了的船舱里,常常会有成箱成箱的瓷器,那年月,乡亲们还不懂啥古董,但是拿回家,打个酱油,盛点儿醋啥的,还是挺方便。

大人们忙着捡洋落儿,孩子们也在黄河滩上撒开欢疯玩。在平时,他们可不准往黄河边上去,黄河泥沙厚,水流急,人一不小心掉下去,很快就被泥沙裹住,沉到水底,往往连尸体都捞不上来。现在,黄河也干了,孩子愿意玩,就去玩吧。

孩子玩疯了,开始顺着黄河滩往下游走,去了八个人,回来的却只有七个人。

大人们着急了,揪住孩子一问,才知道他们去了晋陕大峡谷,那里水大,他们想去捉鱼,结果去了那儿,才发现黄河水有些古怪,浑黄的河水中竟然夹了一缕缕暗红色的鲜血,大家看着好奇,就跟着血水走,发现血水是从一个山洞里流出来的。

当时一个叫憨娃的孩子好奇,就下水钻进了山洞里,孩子们左等右等,看不见他出来,就赶紧跑回来报信了。

这孩子失踪了,那还了得,大家赶紧一面给孩子家长报信,一面赶紧组织人去山洞救人。

大家风风火火地赶到大峡谷,按照孩子的指点,迅速潜入了那个山洞,却发现山洞里腥臭无比,石壁上全是滑溜溜的黏液,里面漆黑漆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他们赶紧让人弄了个火把,弄了几杆枪,继续往里走。山洞很深,里面很开阔,到处散落着巨大的动物骨架,有牛骨架,羊骨架,猪骨架,还有一些辨认不出来的大型动物骨架。

大家才明白,难怪这些年里村子里老是丢牲口,原来都被拖到了这里!同时,大家也有些害怕,这山洞看起来像是个巨大的动物洞穴,吃的还都是大牲口,那它能有多大?

壮观的黄河壶口瀑布

害怕归害怕,孩子丢了,还是村长的孩子,他们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好歹走到了尽头,就发现最里面堆起了一层层的大木头,足足有十几米高,摞成了一个巨大的巢穴,巢穴上外像是糊了一层厚厚的胶水,摸上去滑溜溜、亮晶晶的,坚硬无比,闻起来又腥又臭。

看着这个巨大的巢穴,大家腿脚都发软了,就觉得冷气嗖嗖往脑门子上蹿,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周围阴风阵阵,谁也不敢往前迈一步。最后,大家只要选了一个折中的诶办法,抓阄选出来一个人,然后搭了人墙,让他上去用火把照照巢穴里,那人拼了性命往里看了一眼,声音都要遗失了,好半天才带着哭腔说:“是空的,空的!”

大家才松了一口气,赶紧从洞穴里往外跑,生怕跑慢了一步,那怪物就会回来,生吞了他们。

从洞口一出去,他们就发现,原本空荡荡的黄河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个少年。

小少年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件老式的对襟白袍子,坐在黄河滩上,对着黄河发呆。

大家看到这个孩子,非常惊讶,要知道,在九十年代,消息非常闭塞,关于毛人割蛋、野人偷娃的 谣言传得特别厉害,各个村子基本上都是封门闭户,民兵日夜巡逻,严禁外人进出,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小少年年纪不大,脸上却有一种不像这个年龄的成熟,或者说是一种极度的自信。

他看见那几个民兵出来,就站起来,淡淡地说:“我是来救人的,请给我准备一把香,一盆清水。”

大家更加吃惊了,一个个面面相觑,搞不懂这少年是什么意思。

2007年6月26日,壶口奇观

那个少年却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淡淡地说:“没有时间了。孩子再不上来,它就要出来了。”

别人没有听明白,那几个进洞的民兵却听明白了,他们赶紧让大家不要废话,赶紧准备香和清水,放在黄河边上。

村长匆匆赶来,那失踪的孩子就是他的独子憨娃,后面那个哭哭啼啼的,是他的婆姨。

村长急得一脸油汗,脱了身上的褂子,又横披上,使劲咳嗽了一声,问其他人,也是问那个少年:“憨娃……在哪儿呢?”

少年指了指黄河:“他在船底下。”

几个民兵才松了一口气,想着孩子既然不在怪物巢穴里,那就没事了。

同时,他们又捏了一把汗,这孩子已经掉到水里那么久,还有命吗?

而且,这里自古是贯穿南北的水道,几百年来,下面沉了不知道多少船,水位降低时,就能在浑浊的水下,依稀看到一些长满了绿毛的沉船。在某些河道,沉船一层摞着一层,甚至能摞了三五层,这孩子要是在沉船里,那可就没办法救了。

少年解释,那个孩子并不在水里,是被卡在了大船和山洞的夹缝中,有氧气,还活着。说完,他衣服都没脱,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潜入水下,只留下一串串的气泡。

大伙儿死死盯着黄河,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才发现原本浑浊的黄河水,变成了暗红色,像是灌进了血水,那血水丝丝缕缕的,从峡谷深处流了出来,真像是黄河在流血。

冰封壶口瀑布

大家都是老黄河人,从小听着黄河的奇闻怪事长大,这黄河流血,可是出了名的凶兆。据说解放前,蒋xx炸开黄河郑州花园口大坝时,黄河里流的就是血水,等大水过去,那干涸的地面全是紫红色,像血豆腐一样。

好在没几分钟,少年就冒出头来,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走上了河岸。

大家赶紧奔过去帮忙,少年却摇摇头,让大家退后,千万别出声,然后把孩子平放在地上,让孩子的左脸歪到一边,迅速点着了一炷香,插在旁边的沙地上。

香气袅袅,冒出了一缕缕的白烟,这时候并没有风,大家却看到,那白烟竟然不偏不倚,全都朝着憨娃的鼻孔钻了进去,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吸烟。

大家哪里见过这种诡异的场面,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那婆姨吓得更是捂住嘴巴,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小少年等它吸足了烟,手一抖,从袖子里滑出来了一把金黄色的刀子,落在他的手掌上,他用刀子割破了手指,鲜血滴滴答答流到了地下那盆清水中。

“天下黄河第一湾”石楼湾风光

最后,他从怀里掏出一截小胳膊粗细的竹筒,将竹筒对准了憨娃的鼻孔处,轻轻拍了拍憨娃的左脸,憨娃的鼻子噏动了几下,接着变成了黑色。

这鼻子怎么会变成黑色?大家在河滩上站得久了,被太阳晒得头晕脑胀的,觉得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再仔细看看,那黑色越来越深,竟然是一条摇头摆尾的小蛇,从那鼻孔里钻了出来。

那小蛇差不多筷子粗细,漆黑漆黑的,浑身布满了细密的鳞片,从憨娃鼻子里出来后,直奔那盆血水而去,却被小少年按住了,丢进了那个竹筒里。

小少年塞上竹筒,才松了一口气,淡淡地说:“没事了。”

大伙儿才跑过去,看见憨娃虽然鼻孔往外呼呼地流血,不过呼吸均匀,眼皮颤动,显然已经没事了。

村长咳嗽一声,先感谢了少年,又悄悄问他那蛇是怎么回事?

少年还是淡淡地说:“不用谢我,这事情多少也跟我有一些关系,所以顺手处理了。那条小蛇,是被人种了憋宝,现在没问题了,不过会折一些寿。”

小少年话里带话,显得大有深意,什么鳖宝之类的,村长更是听不懂。可是不管他如何询问,小少年都不闻不问,只是坐在黄河滩上,看着苍茫的大水发呆。

最后,小少年让村长在河滩上挂上一盏红灯笼,说他晚上要下水斩杀一个水怪,夜里太黑,有了灯笼,他就知道方向了。

村长有些吃惊,这里可是晋陕大峡谷,黄河第三大啧,虽然现在大旱,可这底下的深潭却没降低多少水位,而且这下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沉船、山洞、乱石,地形复杂,人一下去,就迷糊了,上都上不来!况且,这黄河自古不夜渡,就算是有天大的急事,都要等到天亮过去,这小少年竟然想晚上下水,他是是疯了吗?

那少年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他,对他说了一句话,像是在解释什么,又像是预言什么,说完后,他又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开口。

但是那句话,千不该万不该,村长并没有听清楚。

他只模模糊糊听到了几句“黄河流血”、 “二十年后”等,那句话就被风吹散在河滩上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老村长就一口气跑到黄河滩上,发现灯笼早已经熄灭了,灯笼上用鲜血写了三个刚劲有力的大字:金子鸣。

黄河老汉儿

持续的干旱很快过去了,干旱之后,就是大涝,乌峡连续下了七天七夜的暴雨,黄河水咆哮着,嘶叫着,灌满了整个河道,没有人知道,在这个黄河边上的小镇,竟然发生过那么诡异的一幕。

但是,还有人没有忘记。

很多年过去了,村长也变成了老村长,老村长怎么也忘不了那一年的夏天,那个神秘的白衣少年,诡异的憋宝术,以及他最后留下的那句话。

二十年后……

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https://www.aguba.net/hy/68.html
延伸阅读:
本月排行